成周

编辑:邻居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9 03:12:26
编辑 锁定
成周,为西周时期洛阳的代称之一,始见于周成王五年的“何尊铭文”中:“唯王初迁宅于成周”,为西周金文中所指代的“中国”所在地。周武王灭殷商后就着手在中原建立新都,成周城由周公负责营建,到周成王五年建成并迁都于此[1]  。何尊铭文中记载周成王五年“宅兹中国”即是此事。东周时期,周敬王为避“王子朝之乱”,从洛阳王城迁居成周。
西周时期,成周城驻守由周王室直接控制的周八师,每师有二千五百人,共两万人戍守在成周,用以镇慑东方。象征着王权的九鼎放在成周城的明堂当中,用以震慑天下。
周武王选址、召公相宅、周公营洛再到周成王定鼎,成周城是第一座国家层面详细规划建设的都城。
中文名
成周
别    称
洛邑
时    代
周代
现今位置
河南洛阳

成周建制沿革

编辑
成周,西周时期的东都,在洛阳王城东,也称东周城,为周公所筑,在今河南洛阳东汉魏故城一带[2]  。西周覆亡,周平王东迁,定都成周,遂称王城。春秋中叶,周景王卒,发生王子朝争位之乱。公元前516年,周敬王即位,因王城王子朝之党势盛,向东迁居到过去殷民居处之地。公元前510年,晋人率诸侯为敬王修城,此後,成周指周王新居之城(今河南洛阳白马寺东),成周与王城分指两地。[3]  敬王以下各王均居成周,直到最後的赧王才又迁回王城。

成周武王选址

成周城的初步规划并营建是在周武王灭商之后,《逸周书·度邑》、《史记·周本纪第四》都记载了武王选址时
周武王 周武王
的情景:周武王灭商后,由于镐京偏西,不能控制殷商旧族广泛分布的东方地区,武王曾为此夜不能寐。武王对周公说:“商朝建立时曾经任用有名之士三百六十人,才使殷朝存续至今。如今殷商政乱已六十余载,周人才得以定鼎中原,我还不能使上天赐给周朝的国运永葆不变,哪里顾得上睡觉”[4] 
为巩固新政权,武王最后决定,为确保周朝的国运昌盛,一定要把靠近天室山周边殷人曾经聚居之地的殷商顽固势力清除,并在此“定天保”建立都城,以此确保西方的安定。之后周武王南望三涂,北望岳北,观察黄河,仔细察看了洛水、伊水地区。武王认为,从洛水湾直到伊水湾,地势平坦没有险阻,是从前夏朝定居的地方,并且离天室山不远,是建都的好地方。于是周武王对在洛邑修建周都进行了初步测量规划,然后离去。[5] 
周武王解决了新的都城规划,”营周居于雒邑而后去“,终于可以安心的:“纵马於华山之阳,放牛於桃林之虚;偃干戈,振兵释旅:示天下不复用也。”[6-7] 

成周召公相宅

未及两年,周武王崩。天下未集,成王继位后,三监叛乱,周公东征三年,始得平定。周公代周成王执政,于是成王将武王的计划付诸实施,使召公复营洛邑[8] 
召公 召公
召公在选勘新都址时,充分考虑了周武王的遗愿。据《尚书·召诰》载:成王派太保召公到洛邑察看地形,具体现划建都的地址。召公在途中走了半个月,三月初五到达洛邑。初七日,召公指使殷民在洛水北岸规度城郭、宫空、宗庙、朝市的位置,到十一日规划完成。[9] 
第二天,周公到达洛邑,全面视察了新邑,并且进行了占卜,在涧水东、涧水西之间和瀍水东的洛水之滨营建新邑,皆卜兆大吉。于是周公便把营建洛邑的地图和卜兆呈送给成王,得到成王的赞许批准后,于十四、十‘五日,杀牛、羊、猪等牺牲,在新邑立庙祭地[10]  。又过了七天,周公向各诸侯国氏和殷民颁布命令,之后命令殷民开始大举动工,经过八九个月的兴建,年底成周城便告建成。[11] 

成周周公营建

召公勘定建邑位置后,周公随後视察,将九鼎放置在成周城中,并以地图及占卜结果报告周成王说:这里是天下的中心,四方朝拜入贡到这里都不远,于是命殷民和诸侯共同兴建新邑。[12] 
周公辅政,开始对洛邑进行大规模营建工作。由周公主持营建的洛邑被称为“成周”或“新邑”等,是一座规模宏大的都城,据《逸周书.作雒解》记述:“堀方千七百二丈,郛方七七里。以为天下之大凑”,“设丘兆于南郊,建
周公 周公
大社于国中”。城内的主要建筑有太庙宗庙(文王庙)、考宫(武王庙)、路寝明堂等“五宫”。这些宫殿、宗庙的建筑结构均为“四阿、反坫、重亢、重郎、常累、复格、藻税、设移、旅楹、画旅”等式样,城内还有“内阶、玄阶、堤唐、应门、库台、玄阃”等不同的通道。
对于周公营建洛邑的过程,在《尚书》中也有有简明扼要的描写:
据《尚书·召诰》载:公元前1039年二月的一天,周成王派遣太保召公前往洛邑,勘察建都基地,名曰“相宅”。三月五日,召公到达洛邑,经“卜宅”得到吉兆后便正式奠基动工。[13] 
同年三月十二日,周公来到洛邑。二十一日,在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后,他向殷商贵族和各诸侯国的首领发布了营建洛邑的命令。自此,揭开了大规模营建“大邑周”的序幕。[14] 

成周成王定鼎

据《尚书·洛诰》载:“当年十二月,洛邑初步落成。周王朝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大典。《尚书·洛诰》载:(周公周成王)曰:“王,肇称殷礼,祀于新邑,咸秩无文(紊)。予齐百工,伻(使)从王于周(新邑)。”[15] 
成王定鼎 成王定鼎
句话的意思是:王啊,你开始用殷礼接见诸侯,在新都洛邑祭祀文王,这些礼节是非常隆重而有条不紊的。我带领百官,使他们在旧都熟悉礼仪之后,再跟从王前往新邑。
左传·宣公三年》载:“成王定鼎于郏鄏(今河南洛阳)[16]  。《史记》亦载:“昔成王定鼎于郏鄏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,天所命也。”[17]  新都建成後﹐周成王莅临﹐举行祀典,又把曾反抗周朝的殷民迁到其东郊,藉以控制,所以成周在西周的政治经济中起有重要作用。

成周行政区划

编辑

成周成周形制

据《逸周书·作雒解》记载,成周“城方千七百二十丈,郛(外城郭)方七十里,南系于洛水,北因于郏山(北邙山),以为天下之大凑”。可见成周的范围不小。经多次考古发掘,在上述汉城外发现规模更大的东周城遗址。城内偏南有施围垣之大夯土台基,出土了大量板瓦、筒瓦和陶水管,以及多种形式的饕餮纹、云雷纹瓦当,当系周王宫殿与宗庙所在。城北为面积甚大之窑场及骨器、石器作坊。
宫城面积约1.56平方公里,郭城约12.45平方公里,跨廛河两岸,西南角部分被压于老城之下,东南角据估计被洛河冲毁。
  据《周礼·考工记》所载之周王城:“匠人营国,方九里,旁三门。国中九经九纬,经涂九轨。左祖右社,面朝背市。”表明该城平面系对称布局之正方形,由通过城门可容九车并行的纵横道路,将王城划为相等的九区。宫殿居中,宫前左置祖庙,右建社稷。周王面南临朝而背北为市肆。上述布局反映了“王者居中”、“为数崇九”等王权思想和严谨对称的规划原则,对后世封建王朝帝都建设的影响极大[18] 

成周宗庙系统

成周洛邑始建于武王,而建成于成王五年,不仅建有西周王室的太庙,而且还有“康宫”、“京宫”、“华宫”等宫。《逸周书·作雒》说:“乃位五宫、太庙、宗宫、考宫、路寝、明堂。”孔晁注:“五宫,官府寺也。太庙,后稷庙。二宫,祖考庙、考庙也。”
从出土的西周金文中可见,成周有 “ 京宫” 和 “ 康宫” 两大周王宗庙系统,“ 京宫” 祭周太王以来康王以前各王, “ 康宫” 祭康王以下各王。宣王时的 “ 康宫” 有康、昭(金文作邵)、穆 、 夷(金文作或)、厉(金文作剌)五王之庙(共 、 懿 、 孝王已祧附入昭宫或穆宫中)。[19] 
何尊铭文中的“成周”、“中国”字样 何尊铭文中的“成周”、“中国”字样
夷王时代的敌簋铭文曰:“唯王十又一月,王格于成周太庙,武公人右敔告禽(擒)馘百、汛四十。”
敔簋铭文证明成周确实建有西周王室的太庙。
成王时代的何尊铭文曰:“唯王初迁宅于成周,复亩斌(武)王丰(礼),福白天。在四月丙戌,王弁(诰)宗小于于京室。”
康王时代的令彝铭文曰:“唯八月辰在甲申,王命周公子明保尹三事四方,受卿事察。丁亥,命矢告于周公宫。公命造同卿事察。唯十月初吉癸未,明公朝至于成周,造令舍三事命众卿事察、众诸尹、众里君、众百工、众诸侯侯甸男,舍四方命。既咸命,甲申,明公用牲于京宫。乙酉,用牲于康宫。咸既,用牲于王。明公归自王。”
《尔雅·释宫》说:“宫谓之室,室谓之宫。”何尊铭文的“京室”即令彝铭文的“京宫”。《尔雅·释宫》说:“室有东西厢曰庙,无东西厢有室曰寝。”《涛·大雅·下武》云:“下武维周,世有哲王,三后在天,王配于京。”《下武》为成王时代的作品,成王时代配于“京宫”的“三后”为太王、王季、文王。“京宫”既然是太庙,那么“康宫”也应该是庙。敔簋铭文的“成周太庙”当指“京宫”。[20] 

成周历史考校

关于成周之名的由来,历代学者亦多有探讨。如《公羊传·宣公十六年》疏引郑玄曰:“居摄七年天下太平而此
邑成,乃名曰成周。”还有把成王之“成”与成周之“成”联系起来看,如《召诰》中云:“王末(终)有成命,王亦显”;《洛诰》中亦曰:“其自时(是)中乂,万邦咸休,惟王有成绩”。“成周之所以称‘成’,也该是由于完成‘成命’和取得了‘成绩’,建成了周朝统一四方的国都。”(杨宽:《西周史》)其实成周之名与宗周之名是相对而言的,成周是东都洛邑之代称;宗周是西都镐京之代称。成周者,周统一大业之始成也;宗周者,周宗族之源也。[21] 
成周之名始见于何尊铭文。何尊于1965年出土于陕西宝鸡贾村,其铭文共12行122字,记载了周武王克商和周成王尊武王遗志命周公营建洛邑的历史史实:“隹(惟)王初迁宅于成周,复禀武王丰(丰)福自天。在四月丙戌,王诰宗小子于宗室,曰:肆文王受兹命,隹(惟)武王既克大邑商,则廷告先于天,曰:余其宅兹中国,自兹乂(治)民……隹(惟)王五祀。”
这段话的大意是:成王为营建新都洛邑,对武王进行丰福之祭。四月丙戌这一天,成王将宗小子叫来训诫:……宗小子的先父公氏跟随文王,文王受到上天授予的统治天下的大命。武王在消灭大邑商之后,则告祭于天说:我要以天下四方的中心---“中国”(洛邑)作为都城,在这个地方来统治人民。

成周青铜铭文

编辑
张亚初编著《殷周金文集成·引得》,西周青铜铭文中,有“成周”二字者近百件,有“宗周”二字者仅仅28件。可见成周在西周时期无可比拟的政治地位。从周成王周厉王时期的部分铭文集锦如下:

成周周成王世

《何尊》铭文:“唯王初迁宅于成周,复爯武王豊礼,祼自天,在四月丙戌,王诰宗小子于京室...余其宅兹中国,自之(兹)辥(乂)民。”
《圉礵》、《圉卣》铭文曰:“王蘡于成周,王易(赐)圉贝”
《盂爵》铭文:“唯王初贲于成周,王令盂宁邓伯、宾贝,用作父室尊彝。”
《德方鼎》铭文:“惟三月,王在成周,祉武王福自蒿,咸,王赐德二十朋。用作宝尊彝。”
《叔夨方鼎》铭文:“隹(惟)十又亖(四)月,王叔夨方鼎铭文简释(祼),大叔夨方鼎铭文简释、(祓)才(在)成周。咸(祓),王乎(呼)殷氒(厥)士,齍(齎)叔夨(虞)厶(以)尚(裳)衣、车马、贝卅朋。敢对王休,用乍(作)宝叔夨方鼎铭文简释(尊)彝。其万年扬王光氒(厥)士。”

成周周康王世

《静方鼎》:“八月初吉庚申至,告于成周,月既望丁丑,王才(在)成周大(太)室,令(命)静曰:“卑女才噩(俾汝司在曾鄂师)。”王曰:“静,易女(锡汝)、旂、巿(韍)、采。”曰:“用事。”静륽(扬)天子休,用乍(作)父丁宝(尊)彝。”

成周周昭王世

《师遽方彝》铭文:“隹正月既生霸丁酉,王才周康寝,飨醴,师遽蔑历,侑王,王呼宰利赐师遽□圭一、篆璋四。”
令彝》铭文:”隹(唯)八月,辰才(在)甲申,王令(命)周公子明()保尹三事亖(四)方,受卿事寮。……隹(唯)十月吉癸未,明公朝(早)至于成周。……甲申,明公用牲于京宫;乙酉,用牲于康宫;咸既,用牲于王。明公归自王(城)。“

成周周穆王世

《十三年□(兴)壶》铭文:“唯十又三年九月初吉戊寅,王在成周司土淲宫,格大室,即位,囗父佑兴,王呼作册尹册赐兴画靳、牙僰、赤舄。”
  《卫簋》铭文:“隹八月初吉丁亥,王客于康宫,荣伯佑卫入,即立,王增命卫,□赤韨、鋚勒。”
  《辅师嫠簋》铭文:“隹王九月既生霸甲寅,王才周康宫,即位,荣伯入佑辅师□,王乎乍册尹册命嫠,曰:更乃祖考司辅,哉赐汝缁韨,素衡、銮□,今余增乃命,赐汝玄衣、黹纯、赤韨、朱衡、戈彤緌琱□、旗五日,用事。”
  《扬簋》铭文:“隹王九月既生霸庚寅,王才周康宫,旦,王各大室,即位,司徒单白入佑扬,王乎内史史敖册命扬,王若曰:扬,作司工,官司量田佃、眔司位、眔司刍、眔司寇、眔司工事,赐汝赤□韨、銮旗,讯讼,取□五锊。”

成周周共王世

《望簋》铭文:“隹王十又三年六月初吉戊戌,王才周康宫新宫,旦,王各大室,即位,宰倗父佑望入门立中廷,北向,王呼史年册命望:‘司毕王家,赐汝赤韨、銮,用事。’”
  《士山盘》铭文:“隹王十又六年九月既生霸甲申,王才周新宫,王各大室,即位,士山入门,立中廷,北向。王呼作册尹册命山,曰:于入□侯,出□、蠚、荆、□,服眔大虘、服履、服六孳服。□侯、蠚,□傧贝、金。”
《休盘》铭文:“隹廿年正月既朢甲戌,王才周康宫,旦,王各大室,即位,益公佑走马休,入门,立中廷,北向,王呼作册尹立赐休:玄衣黹纯、赤韨、朱衡、戈琱□、彤苏、厚柲、銮旗。”
《伊簋》铭文:“隹王廿又七年正月既朢丁亥,王才周康宫,旦,王各穆大室,即位,申季入佑伊,立中廷,北向,王呼命尹封册命伊:□官司康宫王臣妾、百工,赐汝赤韨、幽衡、銮旗,鋚勒,用事。”
周懿王世
《曶鼎》:“隹王元年六月既朢乙亥,王才周穆王大[室],王若曰:曶,命汝更乃祖考司卜事,赐汝赤韨、囗,用事。王才,丼叔赐曶赤金。”

成周周孝王世

《申簋盖》铭文:“隹正月初吉丁卯,王才周康宫,各大室,即位,益公入佑申,[立]中廷,王命尹册命申,更乃祖考胥太祝官司丰人暨九□祝,赐汝赤韨、萦衡、銮旗,用事。”
《楚簋》铭文:“隹正月初吉丁亥,王各于康宫,仲倗父入右楚,立中廷,内史尹氏册命楚赤□韨、銮旗,取□五锊,司□鄙馆、内师舟。”
《颂鼎、壶、簋》铭文:“隹三年五月既死霸甲戌,王才周康昭宫。旦,王各大室,即位。宰引佑颂入门,立中廷。尹氏授王命书,王呼史虢生册命颂。王曰:颂,命汝官司成周贮,监司新造贮用宫御。赐汝玄衣黹纯、赤韨、朱衡、銮旗、鋚勒。用事。颂拜稽首。受命册,佩以出,返纳觐璋。”

成周周夷王世

《应侯见工钟》铭文:“隹正二月初吉,王归自成周,应侯见工遗王于周。辛未,王各于康,荣伯入佑应侯见工,赐彤弓一、彤矢百、马……”
即簋》铭文:“隹王三月初吉庚申,王才康官,各大室,定白入佑即。王呼:‘命汝赤韨、朱衡、玄衣、黹纯、銮旗’。曰:‘司琱宫人、□□,用事。’”
《康鼎》铭文:“唯三月初吉甲戌,王才康宫,荣伯入佑康,王命尸司王家,命汝幽衡、鋚勒。”
《十月敔簋》铭文:“隹王十又一月,王各于成周大庙,武公入佑敔,告擒馘百,讯□,王蔑敔历,使尹氏授赉敔:圭、瓒、□贝五十朋,赐田于扲五十田,于早五十田。”

成周周厉王世

《元年师兑簋》铭文:“隹元年五月初吉甲寅,王才,各康庙,即位,同仲佑师兑入门立中廷,王呼内史尹册命师兑:胥师龢父司左右走马、五邑走马,赐汝乃祖巾、五衡、赤舄。”
《【鼻阝】簋》铭文:“隹二年正月初吉,王才周昭宫,丁亥,王各于宣榭,毛白入门,立中廷,佑祝【鼻阝】,王呼内史册命【鼻阝】,王曰:【鼻阝】,昔先王既命汝作邑,□五邑祝,今余唯申□乃命,赐汝赤韨、絅緀衡、銮旗,用事。”
《元年师兑簋》铭文:“隹(唯)元年五月初吉甲寅,王才(在),各(格)康庙,即立(位),同中右(仲佑)师兑入门。”
《【走马】鼎》铭文:“隹十又九年四月既□辛卯,王才周康昭宫,各于大室,即位,宰讯佑【走马】入门,立中廷,北向。史籀授王命书,王呼内史□册赐□玄衣、纯黹、赤韨、朱衡、銮旗、鋚勒,用事。”
《㝨盘》铭文:“隹廿又八年五月既望庚寅,王在周康穆宫。旦,王各大室,即位。宰頵佑?入门。立中廷,北向。史黹授王命书。王呼史淢册赐?:玄衣黹纯、赤韨、朱衡、銮旗、鋚勒。戈琱□、厚柲、彤苏。”
《卌二年逨鼎》铭文:“隹卌又二年五月既生霸乙卯,王才周康宫穆宫,旦,王各大室,即位,司工散佑吴逨,入门,立中廷,北向,尹氏授王□书。王呼史淢册□逨,王若曰:‘逨,……□汝秬鬯一卣,田于□卅田,于□廿田。’逨□□(拜稽)首,受册□以出。”
《卌三年逨鼎》铭文:“隹卌又三年六月既生霸丁亥,王才周康宫穆宫,旦,王各周庙即位,司马寿佑吴逨,入门,立中廷,北向,史淢授王命书。王呼尹氏册命逨,王若曰:‘逨,……昔余既命汝疋荣兑□司四方虞林,用宫御。今余唯经乃先祖考,有勲于周邦,申□乃命,……’王曰:‘逨,赐汝秬鬯一卣、玄衮衣、趩舄、驹车、贲较、朱虢□、虎羃熏里、画□画□,金甬、马四匹、鋚勒,敬夙夕弗废朕命。’逨拜稽首,受册,佩以出,反纳瑾圭。”
《南宫柳鼎》铭文:“唯五月初吉甲寅,王在康庙,武公佑南宫柳即立中廷,北向。王呼作册尹册命柳:司六师牧场大友,司羲夷场佃事,赐汝赤韨、幽衡、攸□勒。”
鬲攸从鼎》铭文:“隹(唯)卅又二年三月初吉壬辰,王才(在)周康宫大(太)室,比(以)攸卫牧告于王,曰:女(汝)觅我田,牧弗能许”

成周历史争议

编辑
20世纪50年代以来,考古工作者已发现东周王城遗址,并找到夯土城墙的三个城角。保存较好的北城墙,长两千八百九十米,墙外有城壕遗迹。据分析,城墙约建于春秋中叶以前,战国至秦汉之际曾屡次修补。城内中南部发现建筑基址,此外城内还发现陶窑﹑骨器作坊以及道路﹑水管等遗迹。城中部及其他一些地点,分布有东周时期墓葬。在相当东周时期成周城的地带,今洛阳金村,曾发现大型墓葬,有珍贵器物出土。
有人认为周公时已有王城,成周两城,此说确否尚待研究。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何尊铭文:““唯王初雍,迁宅于成周。”
  • 2.    《括地志》云:“洛阳故城在洛州洛阳县东北二十六里,周公所筑,即成周城也。
  • 3.    《舆地志》云‘以周地在王城东,故曰东周。敬王避子朝乱,自洛邑东居此。以其迫厄不受王都,故坏翟泉而广之。
  • 4.    司马迁,《史记·周本纪第四》:周公旦即王所,曰:“曷为不寐?”王曰:“告女:维天不飨殷,自发未生於今六十年,麋鹿在牧,蜚鸿满野。天不享殷,乃今有成。维天建殷,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,不显亦不宾灭,以至今。我未定天保,何暇寐!”
  • 5.    司马迁,《史记·周本纪第四》:“王曰:“定天保,依天室,悉求夫恶,贬从殷王受。日夜劳来定我西土,我维显服,及德方明。自洛汭延于伊汭,居易毋固,其有夏之居。我南望三途,北望岳鄙,顾詹有河,粤詹雒、伊,毋远天室。”营周居于雒邑而後去。”
  • 6.    司马迁,《史记》:纵马於华山之阳,放牛於桃林之虚;偃干戈,振兵释旅:示天下不复用也。
  • 7.    刘余力.关于成周城的几个问题:河南科技大学学报,2008.10
  • 8.    司马迁,《史记》:成王在丰,使召公复营洛邑,如武王之意。
  • 9.    《尚书·召诰》:“惟太保先周公相宅,越若来三月,惟丙午朏。越三日戊申,太保朝至于洛,卜宅。厥既得卜,则经营。越三日庚戌,太保乃以庶殷攻位于洛汭。越五日甲寅,位成。”
  • 10.    《尚书·召诰》:“若翼日乙卯,周公朝至于洛,则达观于新邑营。越三日丁巳,用牲于郊,牛二。越翼日戊午,乃社于新邑,牛一,羊一,豕一。
  • 11.    《尚书·召诰》:“越七日甲子,周公乃朝用书命庶殷侯甸男邦伯。厥既命殷庶,庶殷丕作。”
  • 12.    司马迁。《史记》:周公复卜申视,卒营筑,居九鼎焉。曰:“此天下之中,四方入贡道里均。”
  • 13.    《尚书·召诰》:成王在丰,欲宅洛邑,使召公先相宅,作《召诰》。惟二月既望,越六日乙未,王朝步自周,则至于丰。惟太保先周公相宅,越若来三月,惟丙午朏。越三日戊申,太保朝至于洛,卜宅。厥既得卜,则经营。越三日庚戌,太保乃以庶殷攻位于洛汭。越五日甲寅,位成。
  • 14.    《尚书·召诰》:若翼日乙卯,周公朝至于洛,则达观于新邑营。越三日丁巳,用牲于郊,牛二。越翼日戊午,乃社于新邑,牛一,羊一,豕一。   
  • 15.    《尚书·洛诰》载:“王,肇称殷礼,祀于新邑,咸秩无文(紊)。予齐百工,伻(使)从王于周(新邑)。”
  • 16.    《左传·宣公三年》载:“成王定鼎于郏鄏
  • 17.    《史记》亦载:“昔成王定鼎于郏鄏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,天所命也。”
  • 18.    夏、商、周三代的城邑  .中国网[引用日期2014-08-4]
  • 19.    贾洪波 .论令彝铭文的年代与人物纠葛 ———兼略申 唐兰先生西周金文 “康宫说” :中国史研究 ,2003第1期 .
  • 20.    陕西历史博物馆馆刊编辑部编,陕西历史博物馆馆刊 (第六辑),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,1999年06月第1版,第7页
  • 21.    周公营建洛邑相关问题考释  .中国共产党新闻网[引用日期2014-04-16]
词条标签:
自然地理 文物古迹 地点 古代史 历史 中国历史